杨受成的故事:世上没有绝望的处境 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提供乐橙国际,澳门银河娱乐等产品欢迎广大商家洽谈业务合作

澳门银河娱乐

杨受成的故事:世上没有绝望的处境 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


来源:乐橙国际 | 时间:2018-11-15

  2012年9月14日,68岁的杨受成在香港会展中心举行盛大仪式,庆祝旗下英皇集团成立70周年。李嘉诚、李兆基、郑裕彤、何鸿燊、刘銮雄,以及成龙、刘德华、刘嘉玲、谢霆锋、洪金宝、吴彦祖等香港商界、文娱界大佬几乎倾城出动,赵本山、王中军、冯小刚、葛优、张国立等内地文娱大佬也不远千里到场祝贺。

  冠盖云集中,杨受成致辞说,自己从街边摊一路走来,遇过好多困难与挫败,但每次都咬紧牙关,从来没想过放弃,最终过完一关又一关,走到了今天。

  杨受成的父亲杨成从码头工人做起,无意之中买到一个坏钟,舍不得扔掉,于是挖空心思琢磨,不料竟然把它修好,进而让自己入了钟表修理的门。再一番明里暗里偷师学艺之后,杨成于1942年以一张桌子开始了一门生意——维修钟表,并给店铺取名“成安记”。

  杨成从修表开始,慢慢介入钟表零售生意。成家立业后,他娶有三妻,育有10多个儿女。杨受成是长子,肩负发扬家业,光宗耀祖之重任。但他天生不爱读书,而好跑码头、混社会,一时让父亲担了不少心。

  20世纪50年代,事业刚有起步的杨成遭遇诈骗,家产化为乌有,背上一身债。不过10来岁的杨受成,目睹债主上门,辱骂、恐吓父亲,见识到社会的残酷,也长出出人头地的渴望。不出多久,他就开始出街跑生意了。

  其间,香港走私盛行。为让家里多赚几个钱,杨受成铤而走险,加入黑夜乘坐小艇冒险出海的走私队列。生意爆好时,他能带着200多只手表,浪里来浪里去。

  走私的生意,让杨受成尝试到赚钱的滋味,一发不可收拾,常常是逃课也要出去挣钱。但这却是勇敢者的游戏。有一次,他从海面徒手爬到三层楼高的货轮甲板,完成交易后换到了几捆十元面额的美钞,但也差点丢了性命。

  混迹街头,行走江湖,让杨受成认识三六九等的人,从人堆里走出来的杨成,也把自己的经验跟儿子充分分享,让杨受成年纪轻轻就成为能屈能伸、八面玲珑的“人精”,而且非常善于察言观色,对症下药,搞定各种关系。

  即使到今天,虽然社会上对他存有各种传说和争议,杨受成也绝对是把方方面面都照顾得最妥贴的人,达官显贵、地痞流氓、黑白两道,每个菩萨他都敬,每座庙他都烧香。

  他能与李嘉诚勾肩搭背,而张子强如果还活着,或许也会与他称兄道弟。在香港甚至更广范围,能如杨受成这样圆润的人,不多。

  21岁奉子成婚后,杨受成与父亲分家,以40万港币独立创业,开出一家名为“天文台表行”的钟表店。

  与父亲和其他同行坐等生意上门不同,杨受成讲究掌握主动权,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,喜欢走出去找客上门。他发现本地人消费水平较低而且需求趋于饱和,因此还把吸引外来游客的购买力当作重中之重。

  他跑码头、跑机场,甚至直接深入游客来源国拉客“截胡”,并且花钱雇佣酒店服务员、司机、导游为自己导购。这个创新的方法让“天文台表行”名声大开,生意越来越火,不用多时,他便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百万港元。

  有了这个基础,杨受成开始再往更高挑战。当时,他销售的都是低端货,利润空间有限。如果能拿到欧米茄和劳力士等国际大牌的分销权,同样的付出,收获会成倍地上升。

  跑街串巷的生意差不多拼到最高境界了,杨受成决定更换跑道,去做劳动效率和天花板更高的生意:经销国际大牌。

  在很多人看来,要与这些大牌做生意,对他这样的草根来说,是摘星星一样难的事情。但杨受成却相信事在人为,事情都是改变的。他采取一个循序渐进的策略去追求自己的理想:心中最中意的是欧米茄,但首先拿下了更容易获得的天梭表代理权,而且认认真真地经营。

  现实与理想之前,是一片需要穿越的沙漠。追求理想的队伍中,有人会带上干粮直接往理想那里冲,中间只有支出没有收入,最终往往因为干粮不足而死在了沙漠中。还有一些人,会把沙漠也当成追梦场,以有奶就是娘的精神不挑不拣地往前走,最终走出不理想的沙漠,走出一个理想的世界来。

  杨受成代理天梭,为的就是穿越从拉客仔到欧米茄代理商之间的这片沙漠。事实证明,他这个一步一步往前拱的策略是正确的。经营天梭的成绩让他积累更多的资本,也展现给外界值得信任的经营才华,并最终牵手了做梦都想要的欧米茄,而且还同时获得了劳力士旗下品牌帝陀的代理权。做帝陀,也是一个穿越沙漠的策略。他本来的理想是要直接上劳力士,但人家不愿,于是也就你给我帝陀我就做好帝陀。

  依靠这些代理权,杨受成连升几级,于1965年成立了今日大名鼎鼎的“英皇钟表珠宝”,为其日后的英皇帝国撑起最坚实的一根支柱。

  当时,杨受成才21岁,却已拥有很多同行一生都不敢企及的欧米茄、天梭、帝陀三大分销代理权。两年后,他更将劳力士分销代理权也纳入囊中;再过一年,还在尖沙咀开出分行。

  到1970年,杨受成已是香港的“钟表大王”,并在钟表之外增加珠宝业务、投资地产、金融业务,迅速打出一片新天。1973年,如日中天的杨受成将钟表珠宝及自己旗下的物业,以“好世界投资”的名义在香港成功上市。

  几乎白手起家,但却在29岁成为上市公司主席,杨受成完成了人生的第一个伟大逆袭。

  1982年年底,香港楼价同比下跌60%,1983年更一度面临崩盘。形势大好时信心爆棚大量扩张和囤地的“好世界”,在潮水迅速退去后,被高达6亿港元的巨额债务乌云压顶。

  6亿港元在当时是一个天文数字。资产极速贬值的杨受成一夜间负债累累,不久便收到债主汇丰银行发来接管“好世界”资产与经营的通函,继而被强制执行。

  杨受成回忆,从汇丰总部办完交接手续走出来时,他身上除了一只手表、一套衣服、一副眼镜,以及与汇丰最新结算出的3.2亿港元负债,便再也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了。昨天还挥金如土的人,此时已几近生活都无着落。

  更伤他心的事,汇丰在没收英皇钟表珠宝店时,还搜查了他两位妹妹的钱包,并且查封他的奔驰汽车以及信用卡,带有鄙视地告诉他不能再坐奔驰,因为“奔驰是成功人士的代步工具”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杨受成绝地翻身之后也再无坐过奔驰,而是改成了劳斯莱斯。

  当时的那种遭遇对于已经习惯人前显贵的杨受成而言,既是事业上的巨大打击,更是不堪承受的羞辱。不少昔日好友也因此变为陌路,让他备感失落,更深刻体会到世间的冷暖。

  连续几晚,躺在床上的杨受成,脑海一片空白,内心翻江倒海,直到黎明也没有入眠。一阵深深的心痛与失落后,从人脚底下爬起来,又从人头上摔下去的他,决定接受现实,回到过去奔波街头的心境,重新再起、再来过。

  杨受成找到汇丰,以经营出状况是天时出了问题,而自己依然有经营的能力,来说服汇丰将抵押的资产和业务交给他继续经营,让他以经理人身份打工还债,也在最大限度保障银行利益的情况下,给他一个翻身的机会。

  鉴于对他之前品行及能力的了解,也找不到更好办法的汇丰答应了他的条件,但也给出最后通牒:8年内必须还清3.2亿港元欠款。

  得到机会的杨受成,发疯一样地工作与挣钱。他利用向汇丰争取而注入的1000万港元,大胆而又如履薄冰地开设了一家名为“宝石城”的珠宝零售卖场,并将其发展成香港珠宝零售最热闹的新地标。同时,他还远赴沙特、科威特寻觅商机,削尖脑袋结识当地的权贵,然后与之合作,大发横财。回港后,他还将赚到的钱再投到炒金炒外汇的快钱生意中。

  在经济回升与好运的庇护下,杨受成一年就实现过千万美元的年收益。再之后,他到柬埔寨开银行,去印尼搞金融,进朝鲜开赌场,还跑到内地买地试图搞房地产。只用不到3年,杨受成就将3.2亿港元欠款还清,从亿万“负翁”再度回到亿万富翁的队列,实现咸鱼大翻身,也写下一个绝地反击的传奇。

  再次站稳脚跟之后,杨受成以更重视风险管理的激进,伴随香港经济的起飞,快速把英皇带到更新更高的殿堂,并大手笔进入娱乐业,成为继邵逸夫之后香港娱乐传媒业的新主人,在花花世界与商业舞台演绎一出英皇传奇。

  今天,杨受成的英皇集团业务遍及中国内地、香港、澳门、台湾,以及泰国、印尼、朝鲜、美国、欧洲等地,附属公司及分支机构超过500家,并拥有英皇集团、英皇钟表珠宝、英皇娱乐酒店、英皇证券、英皇娱乐、新传媒6家上市公司的大型综合集团,他本人也多次登入香港富豪榜,成为殿堂级企业家。

  因为有这样跌宕起伏的经历,杨受成在寄语年轻人时总强调:“年轻人不该怨气太重,总觉得政府对自己不好、老板对自己不好、朋友对自己不好。只要你努力、勤奋、把握机会,终究都会成功的。不要一天到晚怨天尤人,不要老说这个世界对我不公平。”

  杨受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到今天依然没有答案,更无定论。虽然,他对很多问题比谁都坦诚,而且还专门出版自传《争气》来回顾自己的一生——他的回顾,对很多人都会遮遮掩掩的事情,也都直接面对并直来直去。

  宁做真小人,不做伪君子,是杨受成对外宣扬的人生学。遇到别人对他说三到四,甚至面对被指为黑社会的传言,他也都是无所谓,坦诚自己的确有很多不好的过去。

  出身贫寒又坐过财富过山车的杨受成,骨子里是个害怕贫穷的人。他到现在还保留随身带现金的习惯,“每次外出,身上一定要放四五万现金,这样才有安全感。”即使这一习惯曾经令他有生命危险,也不曾改变。

  在科威特期间,杨受成赚到超出自己想象的钱,但却在戒律甚严的环境无法享受声色犬马的生活。于是他将美元塞满保险箱,床下、衣柜,枕头,每个夜晚都枕着美元入眠。

  之后回到香港,他也始终在家里存放着一笔巨额现金。有一年,他请数百名员工到家中聚会,有个女生了解到他的这一习惯,她的男生是古惑仔,借了高利贷没钱还,于是对家里现金满山的杨受成,动了歪主意。

  有一晚,杨受成一出公司就被两人夹住,用枪顶着上车,然后逼司机开车。“中环附近,司机看到两个警察,就把车撞向警栏,我第一时间跳车就走,一刹那有人开了一枪,我狂叫‘绑票’,才捡回一命。”杨受成回忆道。

  杨受成在进入娱乐产业之前就经常混迹娱乐圈,“发掘”女艺人。之后,自己办了娱乐公司,在声色场里摸爬滚打,更是阅女无数,风流情史数不完。对此,他并不回避,而且坦陈当年曾与不少女艺人有染,还开房被前妻捉奸,“前妻拿刀要斩我,我跪下来认错。”

  留予前妻一大笔钱后,杨受成与她离了婚,但却没找女艺人,而是与现任妻子陆小曼再结了婚。手持多伦多大学商业学士学位的陆小曼,是极具才华与韬略的女强人,和杨受成结婚之后,她为英皇集团的现代化作出了革命性贡献,并帮助英皇多次收购其它公司。当杨受成被香港廉政公署调查时,也是她从中斡旋保释杨受成出狱。

  早前他的回答是:“我做人好坦白,宁做真小人,不做伪君子…………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不贪财好色,没有一个女人不贪慕虚荣。但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淑女慕贵,恒之以情。我现在仍有女朋友,当然要小心,但就算再小心,真的假不了,不过我这个太太好聪明、智慧非常高。”

  而现在,估计他差不多是真的收心,或者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在自己与陆小曼的珍珠婚周年纪念上,杨受成就曾公开表示:“好开心,好感动!我不会有小三、小四!”

  关于杨受成的婚姻和家庭生活,其中还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,当前妻在美国被小白脸骗光钱,生活窘迫时,杨受成在长女杨诺思求情并征得陆小曼同意后,让前妻回到了英皇,并工作至今。杨受成的长女杨诺思,曾与张国荣有过恋情,如今是杨受成最得力与欣赏的事业接班人之一。

  杨受成与成龙、谢贤都是好友。早年成龙当暴发户时曾到他的门店“嚣张”:你这里最贵的表是什么,我要全部买下来。而谢贤挥金如土成为穷光蛋,要出售法拉利跑车时,方才20多岁的杨受成则是他的买主。

  或许是共同的爱好太多,又彼此一样的任性,或许是对杨受成处理此类问题之高超能力的钦佩,当成龙闹出“小龙女”风波后,他第一时间求助的人就是杨受成。杨受成一边安抚成龙,一边帮他出谋划策,并最终鼓励成龙像曾经的自己那样站了出来,向媒体承认:我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。

  在花花世界、爱恨情欲中裹糊不清的杨受成,在商业与男人的世界是出了名的好人缘。他不但在香港政商、文娱界人情练达,在内地商界和文娱界也是人脉广泛,与韩三平、姜文、冯小刚、陈凯歌都是铁哥们。这缘自他做人的圆润,即使是面对媒体,采访完毕,杨受成也都会亲自送客至电梯间,躬身告别。也源自他即使在外面坏,也绝对不坑自己人,身边人。

  杨受成说:“在香港这个吃喝销金、人心复杂的地方,我的处世之道是韩愈的古训:‘须就近有道之士,早谢却无情之友。’”其父亲也从小教导他,做人要讲信用、重情义、尊重别人,交朋友要一视同仁。有钱人也好,穷人也好,江湖人士也好,大慈善家也好,都不可因为他们的身份地位而攀附或看轻人家。

  一个小例子是,姜文拍摄《太阳照常升起》的时候,杨受成投资一千多万港币,但最终却亏了本。因为自己很欣赏姜文,遭遇失败后,杨受成非但没有责怪,而是毫不犹豫地找姜文追加签约了五部电影,并立马付给五千万元定金,且承诺预算无限。

  对那时的姜文来说,杨受成的行为可谓雪中送炭,因而也放出诺言:这辈子只要我姜文拍戏,一定先找杨先生合作。杨受成听后回应道:以后姜文拍戏,题材、演员、收支预算一概由他做主,资金全部由我负责。在双方如此精诚的合作下,2010年,杨受成与韩三平共同投资了姜文导演的《让子弹飞》,创下7亿元人民币票房的好成绩。

  多年来,杨受成不时就被负面传闻缠身,也有相当的人不喜欢他。对此,他倒也是想得开,而且放得下。他说,人各有志,有些人不是你想团结就能团结得了的,但只要喜欢我的人比不喜欢我的人多,只要身边的朋友比敌人多,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即可。因为这个信条,面对任何评价,他都可自动调整心态,并无怨无尤。

  “发生一件事,如果你喜欢它,那么享受它。不喜欢,那么避开它。避不开,那么改变它。改不了,那么改变观念,接受它。”这是杨受成一贯的人生哲学。而

  “不论你在什么时候开始,重要的是开始之后就不要停止。不论你在什么时候结束,重要的是结束之后就不要悔恨”。则是他一路走来的心境。

  如今已经年过七十的杨受成,在领导英皇王国继续发展的同时,已把相当的重心投入慈善领域,并成为香港在内地开展慈善事业最多的企业家之一。

  1976年,杨受成就开始为社会事业服务。他创立“南九龙狮子会”并担任创会会长,开始有组织地带领会员参与各项社会义务工作。经历1983年的大困境时期,坐过财富过山车而再度富有后,他开始投入更多金钱到慈善事业。

  杨受成认为,行善不分男女老幼、贫贱富贵,关键在于是否有那份时时刻刻自觉助人之心。关注老人善终救济是杨受成热衷的慈善事业之一。虽然与救助孤儿、建免费学校,让受过帮助的小孩可以永远记得自己相比,这是不划算的安排,但他还是非常乐意于此。“帮一些没有明天的人,他们或许只有六个月、只有一年就离开这个世界,他们没有回报我的机会。他们最后的12个月,没有钱看医生,没钱买药,这是我想做的慈善。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慈善事业。”杨受成说。

  杨受成说,在他人生低潮的时候,切身体会到每个人总会经历高低起跌、有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,而且不只是物质上的帮助,也是心灵上的帮助。因此,他现在也从事很多心灵上的救助,而帮助老人依然是一个重心。“善终服务除了医疗支持外,也有心灵辅导服务,就是希望能全面照顾孤寡老人身心上的需要。”

  目前,杨受成把20%的时间用在慈善事业上,未来,他希望投入更多私人时间,甚至一半的时间,用到慈善事业上。“我力求对社会有贡献,对家人有贡献,对朋友有贡献。如果这三样都做到,我就觉得成功了,此生也就无悔无怨。”他说。

  总结自己从汇丰银行门口的破产人到今日的慈善家与大富豪,杨受成说,只要争气,一只underdog(落水狗)也会变成巨人,并特别强调一句话:世上没有绝望的处境,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。他说,做人应当积极,每一次忧患中都应该去看到一个机会。跌倒了,唯有爬起来,再跌倒了,就再爬起来。

  世上没有绝望的处境,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。这不但适合个人,也适合一个团队,一个组织,一个公司,乃至一个国家与社会。

  当前,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过程中,许多企业都面临重大挑战。此种境遇下,不少企业和企业家怨声载道,丧失信心,但也有人化危为机,迎难而行。“你在南方的艳阳里,大雪纷飞。我在北方的寒夜里,四季如春”。

  近期,在股市连续大跌,不少经济指标持续下降,老板跑路、工厂关门的传言四起里,100家中国公司却远赴纽约时代广场进行了2016年的第一次国际大亮相,不但在世界舞台展现对自身及中国经济的信心,更以邀请全世界人民一起过春节,让春节成为东西方共享的世界性节日的经济与文化自信,推动东西方的交融合作,也彰显着新时期中国企业融入与服务世界的气度与格局。

  这100家公司中,不少来自正备受挑战的传统行业、制造业,也有不少是正在奋力向上、突破瓶颈的中小企业。当前,经济环境不容乐观,中国品牌发展也是如此,不少国人宁愿漂洋过海买空日本、买空韩国,也不愿买国货。但这些企业没有抱怨消费者的“崇洋媚外”以及大环境的不利,也更不准备坐以待毙,而是举起品质、品牌、文化与创新的旗帜,去奋斗,去争取,去改变。

  一次简单的企业形象与品牌行销,并不能为他们带来多大的改变,100家公司的队伍中,或许就有与国际大牌相比堪称underdog(落水狗)的人,但这种在逆境中去奋斗,去争取,去改变,以及敢在世界舞台亮剑的精神,或许正是走出困境,让今日underdog(落水狗)成为明日国际巨人的必需。

相关www.11005.com

    无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