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在台强推日语的至暗时刻提供乐橙国际,澳门银河娱乐等产品欢迎广大商家洽谈业务合作

澳门银河娱乐

日本在台强推日语的至暗时刻


来源:乐橙国际 | 时间:2018-09-12

  台湾“行政院长”赖清德近日宣称要确立“双语政策”,把英语列为台当局“第二官方语言”。批评者直言,这是“去中国化”的“文化”之举。

  台湾“行政院长”赖清德近日宣称要确立“双语政策”,把英语列为台当局“第二官方语言”。批评者直言,这是“去中国化”的“文化”之举。试图在语言问题上“搞小动作”、逐步切断台湾对中华文化认同的这种套路,岛内民众并不陌生。百年前,日本正是用强制普及日语的方式,试图彻底吞并台湾。

  1895年日本通过《马关条约》从清朝割占台湾时,对于如何处置这笔“天上掉下来的意外之财”,其实并没有成熟的方案。有人一度主张仿照当时英国殖民印度的模式,保留当地文化传承,以宗主国的形式进行间接统治(后来日本扶持伪满洲国就采用类似的做法)。但最终日本为了将台湾彻底“吞下”,决定利用普及日语的方式,使台湾人逐渐丧失原有的民族性和文化认同,最终从思想上征服台湾人。按照当时的设想,“彻底同化台湾”可能将花费百年时间。

  1895年6月17日,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刚开始,台湾总督府首任学务部部长伊泽修二就在次月创立日语学校,紧迫的心态由此可见。1896年初,台湾总督府将日语正式确立为“国语”,并设立“国语传习所”推广日语。当年年底,全岛的“国语传习所”已达14个。

  不过刚被割占的台湾各种起义和反抗此起彼伏,对学习日语更是极其抵触。当时台湾依然沿袭中国传统的书塾、县学等教学模式,日本将这类传统中国学校一概称为“书房”。根据日本殖民当局的统计,在1898年,全岛共有1707所“书房”。相比之下,“国语传习所”不但数量少、入学率低,出席率更差,甚至还出现过上级派员来视察时,“国语传习所”只能从附近的书塾找学生来充数的笑话。

  日本自然不甘于同化台湾的“百年大计”成为笑柄。1898年7月,台湾总督府下令用“公学校”取代“国语传习所”,对台湾儿童展开“强制义务教育”。其时“公学校”的日语教学时数竟占总课时的七成。台湾总督府同时强令“书房”也必须增加日语教学。“双管齐下”的做法终于让“书房”逐步退出历史舞台。1933年台湾“书房”减少到129所,1940年只剩下17所。

  按照日本殖民当局的统计,1937年台湾已有37%的人口能讲日语。但实际效果并不理想。当时有日本学者对此批评称:“持续四十年的国语(日语)普及事业可说徒具虚表,而未具实效”,原因是台湾民众只有在学校、演习会、广播节目等特殊场合才使用日语,“学生一走出课堂就改说中文”。

 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,民族意识渐涨的台湾民众对祖国的关注,以及回大陆参加抗战的热潮都令台湾总督府倍感焦虑。时任台湾总督小林跻造提出,必须彻底切断台湾人与祖国大陆的精神联系,最根本的方法莫过于教育。于是更激进的同化措施出台,这就是臭名昭著的“皇民化运动”。

  1937年1月,台湾总督府率先废止《台湾日日新报》《台湾新闻》和《台南新报》的中文版;同年6月,取消所有中文报纸。至此,日本殖民当局标榜“尊重台湾原有文化”的“遮羞布”被彻底撕下。全面抗战爆发后,台湾总督府除了加大推广日语的力度外,还下令全面禁用中文,不学日语的人会被罚款,不讲日语的公务人员要撤职。台湾学生不但被要求在任何场所都须说日语,而且还得劝说家人也说日语。当时不懂或不讲日语者在升学、就业、生活等方面会受到歧视。后来甚至出现火车站拒绝给不讲日语的人售票的情况,说“不懂日语者滚回支那去”。

  除了“挥舞大棒恐吓”,日本殖民当局也拿出“胡萝卜诱惑”。从1937年开始,台湾总督府对那些全家所有人24小时都用日语交流的台湾家庭给予“国语家庭”的称号,大门外可悬挂“国语家庭”的认定标牌。当时“国语家庭”可不只是“荣誉头衔”,还可以享受许多优惠政策,比如小孩更有机会读书、公家机关优先任用、食物配给较多等。在利诱之下,1937年至1943年期间,台北共有3448户被认定为“国语家庭”,占当时全台北户数的1%。

  日本官方统计,1943年台湾能说日语的人数已超总人口的80%。虽然官方数字好看,但后世学习外语的经验告诉我们,这种突击学日语的真实效果实在摆不上台面。当时台湾人说日语的真实情况是什么呢?原来由于在台传授日语的老师本身发音往往就不标准,台湾人说的日语口音很重。和后来的“中式英语”一样,台湾人说的日语时常是按照汉语思维方式拼凑出来的,完全失去日语的“神韵”,被日本人鄙视地称为“语”。当时日本教育学者山崎陆雄就激烈地批评说,“如果这样俗恶变形的国语在台湾普及,那么不得不说当初的完全失败了。”

  在日本殖民者软硬结合的举措和种种同化手段下,台湾出现不少“皇民化分子”,他们通过改为日式姓名成为真正的“皇民”。据不完全统计,1945年仅台北就有约7%的家庭改了日式姓名。很多被“洗脑”的台湾青年在战争后期报名参加日军,成为太平洋战场上的炮灰。

  尽管日本殖民当局的文化同化措施造成了岛内部分人的畸形心理,但台湾有识之士的反抗活动从未停息。他们曾掀起过“反国语普及运动”,暗地开课教授汉文汉学,为躲避日本人的耳目,不时还用闽南语和客家语授课。1941年,台湾文化协会成员吴海水等200余名知识界人士反抗日本殖民统治,被日本军警抓捕下狱,多人惨死狱中。

  1945年8月15日,日本无条件投降。中国军队开进台北城时受到热烈欢迎,不仅台北街道两旁站满了人,就连房顶上都有人挥舞中国国旗高喊“万岁”,显示当年日本的文化同化构想彻底破产。随即全台湾出现学习“国语(汉语)热”,各种国语节目和国语补习班纷纷出现。

  为消除台湾的日本文化殖民印记,除了开设各种国语培训机构外,当时国民政府还成立“台湾省国语推行委员会”,起草了一系列国语推行条例,并出版大量国语学习的书籍和刊物。国民政府要求台湾课堂上必须以国语授课,并重点加强国语和历史、地理课程。为解决师源不足的问题,还专门从全国征选上千名教师赴台。从1946年开始,台湾与大陆的教育课程也实现接轨,并鼓励台湾学生到大陆求学,仅1946年秋就选拔100名公费生到全国各大学就读。台湾媒体对这段历史评价说,当年国民政府大力推行国语,虽然也遗留了不少问题,但的确让两岸重新实现融合。▲

相关www.11005.com

    无相关信息